截至目前,第二批教育實踐活動已基本結束,各地均曬出了在教育實踐活動中的整改成績單。在各地成績單中,均列出了“關於整治拖欠群眾錢款、克扣群眾財物”的內容。
  記者統計發現,目前已有30省份公佈查處情況,涉及對群眾欠賬不付、欠款不還、“打白條”、耍賴賬的問題共16204個,查處22065人。同時還發現不按標準及時足額發放徵地拆遷補償款、侵占挪用補助資金的問題7682個,處理4610人,涉及金額超過35億元。
  專項治理查處2萬多人
  最近,不斷曝光“打白條”、耍賴賬的現象。9月,河南省新鄉市東方賓館掛起條幅,老闆向古固寨鎮政府討要吃喝欠賬;6月,北京延慶一鄉村飯館老闆馬先生拿著白條,將延慶一村委會告上法庭;安徽三義鎮政府公款吃喝欠債20餘萬元17年未還……
  6月12日,中央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印發《關於在第二批教育實踐活動中深化“四風”突出問題專項整治的通知》,明確要求對拖欠群眾錢款問題進行專項整治。
  30省份共查處對群眾欠賬不付、欠款不還、“打白條”、耍賴賬的問題16204個,查處22065人。
  拖欠群眾錢款被查人數最多的是山東,查處相關問題733個,處分5140人。山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今年7月29日公佈的數據顯示,最近一年來,山東省建築農民工因拖欠工資投訴案件呈上升趨勢。
  排在山東之後的是福建和重慶。福建發現相關問題645個,2590人被查。重慶發現問題666個、處理黨員幹部2481人。青海、天津發現相關問題較少。青海僅發現問題1起,查處5人。天津發現問題2個,涉及3人。
  4省份“打白條”近1.2億元
  雖然各地公佈了對群眾欠賬不付、欠款不還、“打白條”、耍賴賬的問題數量和被查人數,但對於拖欠金額多未提及,僅有廣東、西藏、上海、貴州4省份在專項整治情況報告中明確提出。
  從公開涉案數據的4省份來看,拖欠群眾錢款的數額都比較大,全部超過百萬,其中上海和貴州更是超過千萬。
  4省份具體情況為:西藏發現問題98起,查處410人,涉及金額668.66萬元;廣東發現問題24個,涉及11人,金額479.2萬元;上海發現問題475個,涉及13535人,追回金額8148.34萬元;貴州發現問題30件,處理幹部16人,涉及金額2548萬元。
  因政府拖欠群眾巨額錢款而造成的悲劇時有發生。
  據新華社報道,3月27日,承建安徽蕭縣市政工程的包工頭楊永,因被政府一直拖欠數千萬元建設款,要債無果又不堪債務重負,絕望之下吞藥自殺。
  重慶拖欠15.8億元徵地款
  不按標準及時足額發放徵地拆遷補償款、侵占挪用補助資金也是第二批教育實踐活動專項治理的內容之一。
  記者根據各地公佈的整改情況報告統計彙總,不按標準及時足額發放徵地拆遷補償款、侵占挪用補助資金的問題共7682個,處理4610人。共有14個省份公佈涉及金額,總計達到350758.62萬元。
  其中,排在第一的重慶涉及金額最為驚人,超過30億元。重慶共計查處並兌現不按標準及時足額發放徵地拆遷補償款、拖欠群眾宅基地復墾費等15.8億元,兌現拖欠農民工工資4.3億元,兌現其他拖欠群眾款項9.9億元,清理侵占挪用各種補助資金1186.4萬元。
  除了重慶,湖北、寧夏未及時足額發放徵地拆遷補償款和侵占挪用補助資金數額也超過了億元,廣東、內蒙古、貴州、廣西、西藏等所涉金額均超過千萬元。
  徵地款、補助款隱藏著巨大的利益,頻頻出現腐敗,也漸漸引起重視。比如8月14日河北省住建廳、發改委、財政廳聯合下發《關於做好2014年全省農村危房改造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強農戶補助資金兌現情況檢查,堅決查處冒領、克扣、拖欠補助資金和向享受補助農戶索要“回扣”、“手續費”等行為。
  領導換屆致欠款成“無頭賬”
  從媒體報道來看,由於欠賬數量較多、成因複雜,儘管許多地方政府表示要積極處理吃喝舊賬,但還款面臨諸多問題。
  據新華社報道,中部某省一位鄉鎮幹部表示,八項規定出台之前,沒有具體的公務接待標準,鄉鎮也沒有經費用於接待,所以往往暫時簽單,後期再通過其他渠道償還一些欠款。但是,由於領導換屆、鄉鎮撤並等原因,有些欠賬成了“無頭賬”。一些政府單位還陷入“借新還舊”的怪圈。
  有媒體評論指出,由於多年來一些基層政府和組織管理相對混亂,基層幹部亂吃亂喝、騙吃騙喝的現象並不少見,積重難“消”。在敦促各欠款單位根據不同情況制定還款計劃的同時,也不應局限於“還清了事”,而要對其中涉及的腐敗問題嚴厲問責,加大懲戒力度,以儆效尤。 據法制晚報
  (原標題:整治“打白條” 全國查處兩萬人)
創作者介紹

gjfcfzhnjoiej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